00

赤司家的日常2 【他人的恋人番外】 赤黄赤

zero晴:

这篇有将近1.7万字,所以也能分开看的。


后来的他们。


 


二少爷在人前傲骨嶙嶙,在黄濑面前却又是另一种风景,对于自家弟弟的这种反差,赤司的最为清楚。


 


有种词叫做见风使舵,看人脸色做事,存在一种贬义在里头。其实人类都是这样的生物,在不同的人面前戴上不同的面具,我待你的态度取决于你在我心中是个怎样的位置。


 


说是他在黄濑面前伪装,不如说他是真性情,喜欢一个人想对他好,不想驳逆他,事事顺着他,这种心情,并非只有赤司才拥有,他也同样存在想要宠爱黄濑的这种心情。与他和黄濑的立场没有关系。赤司的宠爱是种大男人的行为,而他为了黄濑似乎并不存在什么下限,就连将自己身体交出去这种事情,只要他想要,他都能给。


 


 


 


二少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兄长与黄濑都在,两个人腻在一起不知道在电脑上看些什么,他说了声,“我回来了。”打断了两个人的注意力,兄长对他点了点头,黄濑依然靠在兄长的肩上,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他,他笑了笑,弯腰换鞋,最近事情比较多,今天没有赶上黄濑收工的时间,不过看这样子,他也并没有在意。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伴着失望,他换好鞋子进到客厅,想上楼去洗个澡,走过他们俩身边时,黄濑突然朝他看了过来……


 


他停下步子,黄濑起身朝他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下,由上而下的低头打量着他,客厅里很安静,黄濑伸手抚摸过他的头发,而却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直到感受不到黄濑的触摸,他才睁开眼,看到黄濑带些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问,“你做什么?头发上有脏东西。”


 


“!……”二少爷尴尬的别开脸,转身就上楼梯,身后传来兄长的轻笑声,脸红透,滚烫,他以为黄濑是要亲吻他……


 


黄濑又绕了过去重新坐回赤司身边,“小赤司很好笑吗?”赤司侧过身来勾住黄濑的下巴就咬上他的唇,“唔!……”半晌后,他捧着黄濑的脸颊,勾唇,“凉太是故意的吗?”


 


“什么故意?”


 


“故意捉弄征?”


 


“才不是!”


 


“那是?”赤司继续追问,“既然知道他想要凉太的吻,那给他不就好?”


 


黄濑别扭的移开他的手,又去端过电脑放自己腿上,漫不经心的浏览着,“不知道,开始我也没这种想法。再说,总觉得不能这样惯着他。”


 


“哦?凉太还有凉太的想法?”赤司撑着下颌看着他的侧脸,语气说是戏弄还不如说是有些醋意。


 


黄濑瞥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们太过宠爱才让他养成那种性格。”


 


“哦,哪种?我记得我宠爱的只有凉太你,且,他在凉太面前都很乖不是?”


 


“别说了!不知道了。小赤司现在越来越坏心眼了!”


 


“好吧。不说他了。来,给你看样东西。”赤司将黄濑手中的电脑拿了过去,然后在搜索栏快速的打下了关键词,最后呈现在黄濑眼前的是几张角色扮演的护士制曱服——越往下拉越无法直视,说是护士制曱服不如说就是一块围裙样子的遮曱羞曱布,用着蝴蝶结系在女模特赤祼的后腰部……


 


黄濑转过脸看向赤司,赤司表情依然面瘫,感觉到黄濑的视线才转向他,“好看吗?”


 


“小赤司你!你怎么学会了这种东西!!”


 


“哦?不,偶然间听到他们讨论的,就想着凉太穿着肯定好看。”赤司若无其事的解释道。


 


“他们是谁?!”


 


“办公楼里面的女同事。”


 


“!!!小赤司你BT吗!我才不会穿这种东西!”黄濑啪地合上电脑,嘟起嘴,显得不高兴,然后他转过身来搂住赤司的脖子,“还有小赤司为什么会和别人看这种东西!太过分了,明明都有我了!”


 


“……你终于有危机感了?”赤司拍了拍他的后背问。


 


“一直都有好吗!”


 


“有就好。我没有与别人一起看,不是说了是偶然间听到吗,再说,小夕说过变曱态是不能拿来形容我的。”


 


“哼!小夕又是谁!就是变曱态!我家小晴儿说小赤司就是变曱态来着的!”


 


“好好,我家凉太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那你要穿给我看吗?”赤司捧过黄濑的脸,问。


 


“……”黄濑垂下眼脸,微红,半天才支吾出声,“不让小征知道的话……”


 


“说定了!”赤司愉快的亲了亲他的鼻尖与嘴唇,又侧身将东西放进了购物车付了帐……


 


 


 


所以当隔天赤司当家的与黄濑都去上班的时候,快递小哥按响了赤司家的大门,二少爷正换好衣服准备出去,看到快递小哥的时候,他愣了愣,又看向签收人的姓名是确实是自己,没再说什么的直接按了戳。


 


当他再看到包装袋里取出来的情趣护士制曱服的时候,脸腾的一红,但转念想到收件人是兄长,并非是黄濑,他立刻将东西叠好重新装回了包装,再用胶纸封好……再起身晃悠悠的出了门。


 


即使是在一起,依然还是感觉不安。总觉得自己依然如当年那般,单方面爱着的感觉。


 


我能不能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若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单单将我排除在外?


 


车窗上打落着雨点,外面雾蒙蒙一片,他眼神冷清的漠视着前方,车走走停停,有些眩晕,随从给他拎开了一支水,他抿了口,手紧紧的捏着旷泉水瓶,总是想起一些关于着你的事情,像是你的特技一般只是喝水就能说出曱水的牌子,还有你又会在什么时候隐瞒着我穿上那套衣服与哥哥欢曱爱什么的……想着让自己不在意,但随便一件事情转个弯都要绕到你身上去,想着你能坐在我身边抱着我就好,还有想趴在你胸前什么也不做的听着你的心跳声默默着数着123就好……可是算下来,你我之间除了做曱爱之外竟然找不到其他温馨的事情,找不到其他能够证明你是喜欢我的事情……


 


现在想来的愿望不过是,若是我在你后面回家,你能对我说一声欢迎回来,或是亲吻一下我,我也会感受到你的喜欢。但是,你没有。所以,我至今依然盼望着。盼望着你偶尔的关心。


 


你爱哥哥的程度大概就如我爱你一样。你能为曱哥曱哥穿上那套令人羞耻的衣服,我也能为了你而穿上,只要你要求……


 


 


 


那晚赤司回到家时一楼没有人,他脱了外套上楼去,看到全身只穿着一条底曱裤的黄濑拿着什么东西比划着,听到响声,突然转过头来将手中的东西曱藏到了背后……


 


“凉太?”赤司合上门走向他,黄濑满脸通红往后退,赤司进近一步,他就退后一步,最后退到床沿没有后路后,他又挺直腰板像是给自己勇气一般嘟起嘴,“小赤司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不该我来问你?”


 


“我!”


 


“嗯?”赤司将他逼退到床沿坐下,两只胳膊撑在床垫,再去拿他身后藏起来的东西……“哦,这个啊。这么快就到了……”


 


“哼,还不是你!”


 


“来,换上我看看。”手指伸进他的内曱裤边沿,在里面划过,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把这个也脱掉哦。”


 


“唔!”黄濑抬头看赤司,赤司勾着浅浅的唇,眉目含笑,让人心动,黄濑有些害羞的推开他,拿着小件的衣服去向了隔间。


 


当黄濑再次回来的时候,赤司已经冲好澡了,转过头去就看到黄濑别扭的扭着头不看他,身上穿着的正是昨天两个人一起看的那套制曱服……白色荷叶边的吊带装,只盖到重要部分……还很敬业的戴着护士帽子……想看看他的背部,赤司松开擦拭头发的手,一把将他拽了过来推到床上,动作太过突然,黄濑有些惊吓到的揪起身子,“小赤司?”


 


“转过去,让我看看后面。”


 


“那个……”赤司说着就将黄濑翻转过身子,果然如图片描述那样,裸曱着的背部,后腰上系着带子,打了个松松的蝴蝶结,只是……再往下看去,“!!”没穿!光着的!他欺身上前,含曱住黄濑的耳朵,“为什么不穿底曱裤?”


 


“……唔,是小赤司不让穿的!”


 


“哦?我的意思是换上买回来的那条。”


 


“不要。”


 


“这样迫不及待?嘛,也罢,我也有点按捺不住了。你摸曱摸。”赤司拿起黄濑的手向下,去触摸自己的下曱体,黄濑的手一个哆嗦,那里硬曱邦曱邦的……“小赤司你果然是变曱态!”


 


“凉太不是该叫赤司医生吗?”


 


“唔!”


 


【和谐四千】


 


他俯下曱身去搂过他的流海亲吻他的唇,“凉太……不要在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许用这个样子勾引男人…”


 


“才没有勾引。”


 


“……”赤司靠在他的肩膀处,声音低低的,“嗯,以前就算了,以后……不要再有了,我会死的。”


 


“以前也没有。一直都是小赤司的。”


 


“嗯?”赤司抬头看他,“你说什么?”


 


“……”黄濑别扭的扭过头,“就是那样,我只在小赤司身下过啦。”


 


“啊?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黄濑有些生气的看向他。


 


“不,就是……”


 


“我怎么可能给别人上啊,笨蛋!不理你了。”黄濑说完将赤司推向一边,然后赤溜溜的钻进了浴曱室,赤司坐在床头愣了半晌,才明白黄濑所说的话……随后又跟着他也进了浴曱室。


 


一些事情回忆起来时候,才弄清楚当时没有搞明白的事情,就像是黄濑每次一曱夜曱情的对象都似乎都要比他瘦弱,他以为黄濑喜欢那样的……只是,没想过……这种情况。


 


有些意外的惊喜。他抱着黄濑的背部,将脸贴在他的蝴蝶骨间,“我很高兴哦,凉太。”


 


“……笨蛋。”怎么可能对着你以外的人摇摆着腰姿请求别人进入啊什么的,黄濑没说出来,他也不知道赤司能否理解,但当初就是顽固的觉得,只有赤司能够有这资格要求他做着没有下限的事情。这大概就是爱着一个人的感觉,为了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即使是穿着不适合自己的女护士装,那都没所谓,能取曱悦他就好,只要他需要,只要他想,他就愿意。


 


 


 


二少爷回来的时候,楼下的灯开着,没有人,他首先去看的是桌上出门前放着的包裹,现在不在了……他换了鞋子,上楼推开卧房的门,也亮着灯,兄长坐在床头翻着一本书,看到他进来将目光移向他,黄濑躺在兄长身边,抱着兄长的腰,正在熟睡,然后他低头对兄长说,“哥哥晚好。”


 


“这么晚?现在不怕凉太知道了?”他问。


 


“……嗯。”他看着已经睡着的黄濑嗯了声。


 


“想引起他的关注,所以回来得这样晚?”赤司的眼神像是一道利器,一语击中,二少爷将目光转向自家兄长的脸,“哥哥是想说我挺而走险吗?”


 


“你觉得呢?”


 


“……嗯,我觉得我下错了一步棋。”


 


“嗯?”


 


“回来得太晚,没有引起凉太的注意反而增加了哥哥与凉太共处的时间。说不定到最后,凉太会扔了我。”


 


“……”


 


“那样不划算,所以决定忙完这一阵子,以后都会留在家里。”


 


“……”


 


“在我不在的时候,凉太有问起我的事吗?”他带着些许的期望问赤司,赤司皱头一耸,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与黄濑ML时说的话,他立刻回答道,“没有。”


 


“是吗。”二少爷收起一脸的失望,又转身出去,“我去洗澡了。”


 


“嗯。”


 


洗完澡出来将换下来的衣服想丢进洗衣机,打开的时候发现里面有洗完的衣服,没有多想什么,伸手进去想将里面的衣服晾起,想着一定是兄长与黄濑的,可是拿出来的时候发现是床单……然后还有枕套,以及今天早上签收回来的那件羞耻的制曱服……


 


“……”各种方面都在证实着,他们做了这件事情……而且还是角色扮演么……二少爷对着那套制曱服愣神了许久,最后还是认命般的将床单被褥还有那件制曱服,一起晾了起来,再将自己的衣服丢了进去,打开了洗衣机的开关,水哗哗的涌进机桶内,里面开始转起来,他衣着单薄的靠在边上,看着不远处的路灯昏黄……


 


或许无人能懂这份苦涩的爱情,纠结在三个人之间,谁也不想松手,一想到你爱他比爱我多,就心痛得不能自已,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贪婪,明明对于不久前的我来说,能够得到你的回眸便是对我最大的恩赐,现在想到你与他独处,为他做着那些事情,就嫉妒得像要疯掉一般,想要得到你占有你……你会讨厌这样的我,我知道的。


 


他转过身来,拉开了阳台的门,走了进去,然后再次进了卧室。兄长依然如之前的姿势在看书,“弄完了?”


 


“嗯。”他走到床的那一边,拉开被子钻进去,里面有黄濑的温度,他朝黄濑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想伸手去抚摸曱他的脸,但黄濑背对着他抱着兄长,看不到,也摸不到,他放弃的靠在了床头闭上了眼睛。


 


“哥哥。”


 


“嗯。”


 


“为什么要背着我做?”他问。


 


“你有意见?”赤司反问。


 


他睁开眼睛看向兄长,“有。哥哥说过不允许我与凉太单独做,自己却又不遵守。”


 


“嗯。所以我说的是,不允许你与凉太背着我做,我并没有说我不可以。”赤司回答得非常狡猾,二少爷显然没料到赤司会这样说话,有些愣神,“哥哥太霸道了!”


 


“好啊,只要凉太愿意,你们就做啊。我不在的时候……”


 


“……哥哥好过分。”二少爷垂下眼脸去看黄濑的睡颜,“哥哥就是明知道凉太会听你的话不会做才说这样的话吧。”


 


“没有。凉太的思想并不是我能左右。若是我能,他不可能会接受你。”


 


“哥哥!”


 


“睡觉。”


 


“……”赤司说完合上曱书本,关上了灯,四周突然变暗,他看到兄长拿开黄濑的手,侧下曱身去躺在他身边,黄濑似乎感觉到他的动作,又再次伸手去搂住了兄长的脖颈,靠在了他的肩膀处。喉咙里突然涌曱出了难以忍受的酸楚感,像针曱刺着一般疼痛,他移开眼睛不再去看他俩,顿了许久,也躺了下去。


 


世界是安静的,我们也是安静的,你的呼吸声离我很远,好像我不拉住你的话会越来越远,他翻过身,伸手去搂住了黄濑的腰部,将脸抵在他温暖的后背……求求你回头看看我……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首先看到的是赤曱裸曱着的胸膛,他抬眼上望,是黄濑,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转过身放弃了拥抱着的兄长而来搂住自己,手还环在他的腰部紧紧的,双曱腿也夹着他的一条腿放在双曱腿曱间,他动了动想调整个更舒服的睡姿,稍微的动作就碰到了他挺直的男性象征正在晨勃着,脸腾的上来热度,同为男性都知道这是正常现象,可还是忍不住幻想着一些有的没的,黄濑睡得很熟,胸口的睡衣被拉扯开来,裸曱露出来的皮肤上还印着星点红迹,这是兄长留下的……他用手指划过那几块吻痕,黄濑迷糊的抓过他的手不让他碰自己再将他抱得更紧,脸贴在他的胸口,听到胸膛内传来他安稳的心跳声……一下两下……他像个孩子一样,跟随着他的心跳节拍在心里数起了数……这样平静幸福的早晨,他实在是不想推开他起床去做早餐……


 


他赖在黄濑胸口很久,窗外已是大亮,然后在犹豫着要不要起床时,听到了床的另一边的动静,是兄长,他赶紧闭起眼睛,感觉到兄长在穿衣服,又俯下曱身来亲吻了黄濑的脸,给他盖好被子后才开门出去,兄长动作很轻,似乎怕吵醒他们,听到门轻轻的合上,他才睁开眼长长的舒了口气,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他与黄濑了!他在黄濑胸口满足的蹭了蹭,然后才坐起来,跟着去了隔间洗澡,可再次等他回到房间里时,黄濑已经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的天,神情有些木然,听到动静他转过头来看他,“……凉太。”


 


“嗯。”黄濑应了声,拉开被子下床,经过他身边时停了下,但又还是什么也没说的进了浴曱室,他慢腾腾的开始换衣服,可能是刚才冲澡的声音太大将他吵醒了,有些后悔,难得是独处的早晨,但出了这道门,外面还有兄长在……并不是不愿意与兄长相处,而是觉得自己得到得太少,想创造一切机会,让自己接近他。


 


他系好领带之后才想起,今天可以不用出去,他低头打量自己换好的衬衫,西裤,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再抬头时黄濑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他旁边,擦着头发看着他……“凉太?”


 


黄濑伸手过来捻了缕他还有些湿曱润的头发,“为什么这几天回来得这么晚?”


 


“诶?”突然听到他问起自己的事情,二少爷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明明之前在心里面练习过无数次,若是黄濑问起,他该怎样回答,可是后来,黄濑没有问,他不在乎……可是现在却又被提起。


 


黄濑凑身前来,抚摸过他的侧脸,亲吻他的额头,“以后不要回来太晚,至少要在我睡着之前。”他说完松开了他,然后又继续去擦拭他还在滴水的头发,二少爷将手按曱压在被他亲吻过的位置,“……凉太。”


 


“嗯?”


 


“我…那个我今天可以跟你一起去你工作的地方吗?”他问。


 


“……不行。”


 


“为什么?”


 


“今天出外景,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你不回来?”


 


“收工早能回来。”黄濑说着自己找衣服换上,他背对着他,浴衣被脱下,背上布满了吻痕,比胸膛上的还要多还要红,二少爷想也没想的,直接上前,从背后搂住了正在换衣服的黄濑,头抵在他的蝶骨之间,“……”


 


或是他的心情被黄濑发现,黄濑耸着眉头,一把将他拽到面前,抬起他的下颌,封住了他的唇,他的舌头强势的钻了进来,扫过他的牙齿,卷起他的舌尖,纠缠在一起,他被吻得无法顺利呼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仰着头,与他唇齿交缠,腰上有些使不出力,被他嵌在弯臂之中,腿都跟着软起来……


 


凉太凉太凉太……


 


在吻我……


 


仅仅只是这样就让他心情愉悦到已经忘了昨夜他与兄长的缠曱绵,他的期望太过卑微,只是一个吻就将所有的不快都抛到脑后……


 


黄濑捧着他的脸抵在他的额间,“别一大早上就露出这副想要的表情。”


 


“……”他不说话,算是默认,他就是想要,想要将昨夜的份补回来!如果兄长不在楼下,他现在也能主动的将黄濑压在身下,即使是最后位置不变。


 


“好了,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嗯?”


 


“……”二少爷勾住黄濑的脖子,不待黄濑反应,他立刻咬上他的侧颈,“诶——”他在上面咬了下还是舍不得他疼痛又换作吸吮,直到露出红色痕迹他才满意的放开了他,然后转身拉门出去。


 


黄濑摸了摸被他咬过的位置哭笑不得,今天有摄影啊!!一个个都这样,赤司还好留在身上,不穿露的衣服看不到,可是这个…“嘛,算了。”


 


 


 


所以当黄濑来到事务所时,经济人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立刻指着他脖子上的吻痕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着,“黄濑君你有点生为艺人的自觉好吗!你这是存心要气死化妆师的吗?!”


 


黄濑摸了摸脖子,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化妆师不就是为了这些而存在的吗?”


 


“你去找化妆师说!你这样乱搞性关系,哪天一定会东窗事发的!还以为你现在不乱来了!死性不改!”


 


“没。我真没乱来。”


 


“没乱来这难不成是你太太弄上去的!!”经济人气愤愤的打开车门,黄濑勾唇笑了笑,肯定的语气,“是啊。”


 


经济人突然转过脸来看向黄濑,不可置信的样子盯着他,黄濑被他打量得尴尬,“我说的是实话啊,这样的看着我……”


 


“你安定下来了?”经济人问。


 


“……嗯,算是。”


 


“和你喜欢的那个人?”


 


“……有点偏差。”黄濑想到什么,又补充道,“但也是的。”


 


“弄不懂你。不过安定下来了也好,省得你祸害别人。”经济人说得自言自语,然后他又看向黄濑,“是那个人!”


 


“嗯?”


 


“上次命令我送房卡给你的!”


 


“……哦?”


 


“是那个人吗?好像超级有钱的!”


 


“……你说的是?”黄濑想起与赤司的二次重逢是在酒店,当时的房卡正是经济人畏手畏脚的递给他的……“好了,别再说我的事了。快上车吧。”黄濑结束了有关自己的话题,准备上车,而这时,有个女模特向他冲了过来挽住了他的手臂,黄濑想甩开他的手,又听到她说,“今天和黄濑君一起出外景哦!!”


 


“……”黄濑耸起眉头,想抽曱出手,但被那人拽得紧紧的,“黄濑君是有家室的人了,别太过火了。快上车!”这是经济人。


 


女人还在说些什么,黄濑已经拉开门将那女的推进了车厢。


 


 


 


不远处的地方,二少爷坐在车后座,双手交叉在下颌,表情冷清的注视着前面的一举一动,然后,他问前边的随从,“那个女的,可以让她去死吗?”


 


“……是的,少爷。”赤司家的二少爷一般解决事情,不会轻易的将死这个字眼说出口,若真的是带有这个字了,那只能说明,他真的很生气,生气到不去用漂亮婉转的词去修饰死亡这个词,而这个女人刚好撞到了他的枪口。


 


 


 


 


 


二少爷跟了一路,车开过市区走走停停再绕到郊区,他也终于是到达了极限,这几次每次坐上车都会觉得晕,他招呼着随从停车,然后下来蹲在路边呼吸新鲜的空气,这里是郊外,远处有山林与河流,到处都青翠一片,不知道黄濑他们还要走多久,他撑着脑袋看着前方还在行驶着保姆车,接过来了随从递来的水,“让他们先跟着。我再等一会。”


 


他的身后跟着的是自己的保曱镖,虽然他觉得父亲有些小题大作了,但他也已经习惯了走到哪里,他们都会跟着的这种情况,也罢。并不是没有好处的。


 


 


 


黄濑从一开始就明白,或是从他还单纯的少年时期就知道光鲜背后的肮脏,这些不请自来对他微笑的人,他一眼就能认出他们的目的,有的为了他这身皮囊,有的是为了他的人气,还有的是为了将他当成登上颠峰的垫脚石……其实他也不能说别人虚伪现实,他自己也是那类人,结识人的目的非常明显,能利用的,可以存在,没有利用价值的,未来不可观的,远离。所以回首下来,可能除了赤司,没有人是可以让他撕下面具去面对的……


 


他侧着脸,身边的女人还捱着他紧紧的不留缝隙,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时不时的用她自傲的软胸蹭着他的胳膊,他望着窗外,面无表情……若是现在身边坐的是赤司家的二少爷,他一定会将他抱起来放在腿上,好好的逗逗他……


 


啊,不对,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不用戴上面具的人,除了赤司,还有他。那个将他识为生命的男人。想到这,他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笑得温柔又帅气。


 


身边的女模有些失神的望着他,一时间忘了她此行的目的并非是黄濑凉太这个男人……


 


“啊,那些人终于停下来了……”经济人在前边故作惊讶的打断了黄濑的思维,黄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后边那些啊,从市区就跟着。还以为黄濑君又犯了什么事……”


 


“……”黄濑接下去的话没听完,他看到车后面不远处的二少爷,蹲在地上,仰着头在喝水,身边的黑衣人跟着好几只直曱挺曱挺的排列在身后,像是黑老大……


 


 


 


二少爷也没想到黄濑会发现他,所以当他走近他时,他有些愣住,想站起来又使不上力气,随从知道他的意图,想倾身将他扶起来,黄濑立刻拉开了他……


 


“凉太……”他有些尴尬的低下头,被黄濑抓到自己跟踪他,一想到黄濑会不会因此而生气就有些不安,黄濑弯下腰来,缕过他的耳边的头发,“不是说了不带你来吗?”


 


“……我…嗯,对不起。”他脸色苍白,嘴唇都跟着没有什么颜色,额头上还渗着冷汗,黄濑用手拭掉了那些水渍,“还好么?”


 


“嗯,好多了。那个……我……”觉察到黄濑关心的语气,他才敢抬头来与黄濑对视,黄濑皱着眉头看着他。“好了,我不会赶你回去的。还要休息一会吗?”


 


“不用了,耽误你工作就不好了。你先走吧。”


 


“去哪?”


 


“诶?”黄濑不待他有反应,伸手扶过他的背部,将他腾空抱了起来,“诶!!凉太!”二少爷十分别扭的抓曱住黄濑胸前的衣服,周围的部下们都一脸面瘫的似乎没有在看他,他又躲进了他的胸口……


 


“晕车是根据人的心情来的,现在我抱着你,你心情会好点了?”


 


“……凉太,好丢人,放我下来。”


 


“嘴硬。”黄濑转身,将二少爷放进了后座,弯腰亲了亲他的鼻尖,再合上门。这时经济人与那个女人也跟着过来,“我坐这辆,你们回去吧。我随后。”他对经济人说。


 


经济人还未开口,那女人也开始叫着,“我也要与黄濑君一起!”二少爷那阵势,非富即贵,女人真在庆幸着有大鱼之际,想靠近黄濑,而保曱镖们齐齐出手拦在了她面前,“你们……”


 


黄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身后二少爷打开了窗,“凉太?快点进来。”


 


“嗯。”黄濑绕过车身,从另一扇门进去,当然错过了二少爷冰冷的眼神如刀刃一般,杀死了那女人蠢曱蠢曱欲曱动的心。


 


身后的人也跟着上了车,跟着启动,黄濑看着身边的二少爷,垂着头,还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突然冒出心疼的感觉,他又再次伸过手去,“凉太?”他将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大曱腿上,“好了,就这样睡一会儿。再坚持一下就到了。嗯?”


 


“唔。凉太不怪我吗?跟踪你。”他靠在他肩膀仰着头看黄濑,黄濑低头又咬了下他的唇,


 


“知道我会说你你还要跟来?”


 


“我…又没打算让你发现。”


 


“那你跟来有什么意义?”


 


“……”他垂下头去,不安的搂住他,“…就是想看着你就好。就算什么也不做……”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我没能给你安全感?”黄濑问。


 


“凉太你!”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安全感了?!他想这样反问他,可能是真的如他所说,对于黄濑的事情,太过胆小,想得太多,所以,他不敢问。


 


“转过来。”黄濑又将他一个转身,让他面对面的坐在自己腿上,这样更容易看到他的正脸,二少爷有些难为情的别开脸,前面还有自己的随从与司机,黄濑却没有在意,他低头来亲吻他的唇,他才稍微的仰头接住了那片湿热的软舌,狭窄的空间里一时传出了色情的水泽声,他两手抵在黄濑胸口,想让他放开自己,又听到背后传来声响,黄濑松开他,他才看到随从体贴的将档板升了起来,阻隔了他们。


 


“怎么和小赤司一样,出门都穿正装?能弄脏吗?”他咬着他的耳朵问。


 


“凉太?!”二少爷觉察到黄濑的意图时已经晚了,黄濑双手放在他们之间,已经解开了他的皮带扣子,触碰他还软着的下曱体……


 


“不行吗?”


 


“不,那个,不好……”


 


“没事,他们看不见的。”


 


“凉太……”虽然不乐意,但黄濑的主动还是打动了他。


 


黄濑坏心眼舔曱了舔曱他的耳朵,将手伸进他的底曱裤内,揉曱弄他的下曱体,“唔!凉太!”


 


“怎么办,我好像也硬了……要帮我吗?”黄濑抚摸过他的脸颊,语气十分挑逗,“……”


 


黄濑勾唇微笑,故意用着他半硬的下曱体往上顶着二少爷的臀曱部,“想进去……”


 


“凉太!!”


 


“你选,是帮我弄出来呢,还是让我自己进去?”


 


“……我帮你。”


 


“好。快帮我解开。”


 


两侧是飞逝而过的风景,前面是司机与随从,他坐着黄濑身上,握着他硬曱挺的性曱器,替他做着手活,黄濑闭着眼睛,享受着二少爷的服务,手也为他在上下撸动着,时而过来亲吻他的唇,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上面下面都有着湿哒哒的声响,在安静的车厢内像是无限放大了一般,他满脸通红,黄濑将手覆盖在他手背,“两个一起握着。”


 


“唔!”最私曱密的地方碰撞在一起,感受到了黄濑的炙热,他用手去包裹住,困难的上下滑动,黄濑也握住他的手,两只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做着密不可分的事情。他看到黄濑也面色潮曱红,像是很动情的样子,他靠上去,在他肩膀,“喜欢你,凉太……我喜欢你。”


 


“嗯。”黄濑低头亲了亲他的脸,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他又问,“你喜欢我吗?”


 


“嗯。”黄濑依然是那样表情,眯着眼睛看着身下,没有在看他,回答的漫不经心。二少爷勾唇笑得苦涩,身下的快曱感如潮,可是……“我也喜欢你。”黄濑的说话打断了他的自艾自怜,他突然离开他肩膀,去端详他的表情,“凉太?”


 


“怎么了?”


 


“你……刚才说什么?”


 


“喜欢你啊,快点,别停下。要去了。”


 


“唔!!”手被黄濑捏得疼痛,突然的告白让他瞬间就达到了顶点,黄濑也跟着泄曱了出来,下曱体还在抽曱动着,他重新靠在黄濑的肩膀,喘息缓神以及回味着那句,我喜欢你。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二少爷还在睡,黄濑没有跟着经济人一起去到拍摄现场,绕个了弯让车停在了某酒店外,突然改变的心意,想在这里留宿一晚,无论工作能不能完成,想带着小家伙外宿,想到赤司肯定会因此黑线,有种做坏事的感觉,但却有些甜蜜。不知不觉竟然会这样喜欢……


 


车停下了晃动,二少爷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靠在黄濑怀里,黄濑也正端详着他,看到他醒来勾唇对他笑了笑,“订好酒店了,我送你进去休息,下午我会尽早回来的。”


 


“嗯?我不能和凉太一起去吗?”他睡眼惺松的问。


 


黄濑蜷曲着食指刮过他的鼻梁,“听话,不许反抗。”


 


“……”被黄濑的动作弄得脸红,他缩在他怀里赖着更不想动,车门被随从打开,等待着他俩出去,而他依然坐在黄濑的腿上没打算动作,“要我抱你下去么?”


 


“……不是。”


 


“也好啊。我不介意。”黄濑说着就将他放在位置的一旁,自己先下了车,再对他张开双臂,“来。”


 


“……我可以自己走的。”


 


“第一次抱吗?好了,别逞强了。”黄濑伸手还是将他从车里抱了出来,他双手攀在他的脖颈,靠在他胸口,埋着脸,有种鸵鸟之嫌,属下们依然面瘫的站在车的两侧,等着黄濑抱着他进入酒店。


 


“害羞了?”


 


“……凉太故意的。”


 


“这是惩罚。”


 


“我没做错事。”


 


“跟踪我,不算错?”


 


“……我事先有跟你说要来。”


 


“但是我没同意。”


 


“……”二少爷不再说话,忽略了一路人异样的眼神,被黄濑抱进了电梯,抱入了房间,最后黄濑将他放在了宽大的床上。“我现在要走了,自己叫点东西吃,呃……喝点烫最好,再泡个热水澡睡觉,今晚就住在这,我会早点收工的。”


 


“今晚住这?”


 


“嗯。”黄濑俯身下来亲吻他的脸,给他肯定的回答。


 


“那哥哥呢?”


 


“哦?你不想和我独处?”


 


“!!不,不是!”


 


“行了,小赤司那边我会去说的,安心了。我先走了。”黄濑说着转身离开,他坐在床上看着黄濑的背景勾唇笑了,“让司机送你!凉太!”


 


“知道。”黄濑转过头来对他比划了个飞吻的手势,拉门出去。二少爷脸上浮起一片红晕……或许真的比自己想的要多一些,他并不知道黄濑在别人面前是个怎样子,少年时期虽然有过短暂的接触,那时候黄濑对谁都是一副温柔可观表情,除了对自己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感,还有在兄长面前喜欢撒娇的他,拼凑成一个完整的黄濑凉太。那样总结下来,对于黄濑的这个人而言,在乎的只会越来越在乎,而不在乎的,讨厌的……只会是陌生人。那他对于黄濑而言,又是哪一类?


 


他身子后仰,躺了下去,望着头顶上的吊灯出神。就算是说了喜欢,依然不能满足我的这颗心么?他用手覆盖在自己左边的胸膛,再多再多也不够,恨不得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与他黏在一起不分彼此,可是太过黏人,会让人烦的……他并不是兄长,所以不敢对黄濑有太多的要求。像是这样,对他温柔,已经很开心了,已经可以高兴好一阵子了……


 


 


 


二少爷听话的做完了那些事情最后窝在了被窝,打开了墙壁上的电视,靠在床头看着,时间过得很慢,特别是等待一个人的时候,黄濑回来的时候都是傍晚了,听到刷门卡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激动起来,像是新婚的妻子等待丈夫归家一般,明明……他不是妻子黄濑也不是丈夫,这里也并不是家,有些幻想过头,最后他干脆缩进了被窝,用被子将头盖住,装睡……


 


黄濑像是知晓他在装睡一样,不客气的扯开了被子,“为什么不正坐在门口对我说欢迎回来?”


 


“……”黄濑的说话很让他遐想,再看到黄濑在床沿坐下,他也干脆将脑袋枕在他的腿之上,“……凉太身上有香水味。”


 


“啊?”黄濑耸着眉头嗅了嗅,“……真是的。”他挪开二少爷,“我去洗澡。”


 


“……”


 


“别这样看着我,是那女人,一个劲的凑过来……”


 


“我又没说什么。”二少爷从床上坐起来,有些好笑的反驳。


 


黄濑俯身前来拧住他的鼻子,“眼神说明着一切,还用你动嘴么?小东西。”


 


“……唔…”他摇了摇头想甩开他捏着鼻子的手,黄濑一个勾唇,眉心舒展,笑得温柔又宠溺,松开了他,“红了……”他说着又亲了亲被他捏过的鼻尖,然后不再调戏二少爷,转身去了浴曱室。


 


这大概就是谈恋爱的感觉,第一次感受到……快要到而立之年的赤司家二少爷才初次品尝到被人爱着的感觉。他缩着双曱腿,将其抱紧,再将下颌抵在双膝之上,弯着嘴角笑。昨天的这个时候,独自一个人靠在阳台上望着路灯自艾自怜着,而今天的这个时候,却在心情愉快的等待着恋人到来,他在床上,黄濑在洗澡。


 


你总是会将我带入天堂,又时而推我下置地狱,而我却也乐此不疲的追求着这份甜蜜又痛楚的情感。或许你最爱的依然是哥哥,但在没有哥哥的地方,你也能这样喜欢我宠爱我……这便就是我此生中最大的幸福。


 


 


 


黄濑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看到他时笑了笑,跟着也钻进了被窝,然后将二少爷抱在了怀里,“凉太?”


 


“来,今天经济人说把这个送给你。”他将红色的瓶子放在他手上,二少爷低头打量,上面用着英文写着某个他不知名的牌子,女性用品,指甲油……“这个?送给我?”


 


“嗯。”


 


“为什么?她并不认识我啊?再说,我也不是女的。”二少爷抬头问。


 


“嗯,是呢,为什么呢?”黄濑也跟着问。


 


“是我在问你呢!”


 


黄濑低头亲了亲他的侧脸,“嗯,她听说我有新娘了,所以说把这个交给我的新娘啊。那不给你给谁?”


 


“……”二少爷没想到这样神来一笔,脸腾一下红到了耳根,连同脖子部分都红了……第一次听到黄濑对自己说情话……突然害羞得不知所措。黄濑又拿过那支指甲油,将其拧开,“来,我帮你涂。”


 


“……凉太!”


 


“人家送了,用一次也好啊。”


 


“……”二少爷不再反抗,仍由着黄濑抬着他的手,用细软的小刷子为他的指甲涂上鲜红色……手心被黄濑握着,很烫,而指尖上却又是清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时,整颗心脏都开始不规律的跳动起来,他微微侧头,看到黄濑垂着眼脸,神情专注又温柔的凝视着他的指尖,细细的替他涂着那抹红……胸口被奇怪的感情溢得满满,有种莫名的想哭,经过了漫长的黑夜到了黎明,再到清晨的太阳出来了第一缕光。


 


“凉太……”


 


“嗯。”


 


“我爱你。”他将视线移回到自己的指尖,看着黄濑小心翼翼的动作,他勾着浅浅的唇,说得小声。他并没有指望得到黄濑的回应,只是想传达给他他爱他这件事情,以前他不敢,可是现在,是黄濑给了他说爱的勇气……所以再也忍不住了,已经满溢了,对他的爱……如果不告诉他,他不知道要怎样去与人分享他爱他这件事情。然后,在他失神的时候,黄濑回答了他的话。


 


“我也是哦。”


 


“!!!”他手心一抖,指甲油划错了位置,拉扯成了一条长长的红线,沿着他指尖划到了黄濑的手心,黄濑耸着眉头抓着他的手不松开,而他却怔怔的望着黄濑的脸,手依然还在颤抖……“凉太!”


 


“别动,都坏了。”


 


“……嗯。”他不再出声,不再去破坏这份谧静的美好,黄濑回应了他的爱,对他说了他也是,也是爱他,对吗?他看着黄濑抽曱出床头的湿纸巾,替他擦拭着那片涂坏了的指甲,然后又拿起小刷子重新涂沫了一遍……


 


最后,十指鲜红,他张开手指,在空中摆动,风干,侧头去亲吻黄濑的脸,黄濑翻身就将他压在身下,动作突然,他又害怕指甲被刮花,只得仍由着黄濑压榨着自己,被亲吻着身子的每一寸,待到感觉指甲干透,他才拥抱住黄濑的背部。


 


“喜欢吗?”黄濑捧着他的脸问。


 


“喜欢。凉太给的,都喜欢。”他抱着他的背回答。


 


“那就是承认要嫁给我了?”


 


“嗯。”


 


黄濑抵在他额头,温柔的笑了。


 


【和谐部分】


 


他舔曱了舔嘴角的那点液体,黄濑眼神又暗了暗,但还是去抽了纸巾替他擦干净了脸上那些他舔不着的地方……他拉过黄濑为他清理的手,再将他往下拉扯,“凉太……”


 


“嗯?”


 


“躺下来。”


 


“?”


 


“抱我一会……”


 


“……”黄濑怔了怔,随后又笑了,他跟着他躺了下去,将他抱进怀里,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望着天花板上嵌着的水晶吊灯,他靠在他胸口,静静的感受着欢曱爱后的温馨……


 


时间过了良久,黄濑才松开他,“洗澡?”


 


“……能这样睡吗?”


 


“不能。”黄濑下床,不等二少爷回话,又将他抱了起来,“凉太?”


 


“……一起洗吧。这样睡你会不舒服的。”


 


“嗯。”他将头靠在他赤祼的胸膛,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抬手看到指尖鲜红,露出了幸福的笑颜。


 


 


 


这一生,能找到一个为你细心涂沫指甲油的男人,就够了。虽然他并不是女人,也并不爱这些东西,但是,这是他最爱的人,为他涂上的这抹红。这就比什么都重要。


 


他吻了吻自己的指尖,又再继续靠在黄濑的胸口,与他相拥而眠。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i3nChgh 密码: tqvk

评论

热度(34)

  1. Peach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2. 00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